职工文苑

有位老头叫“忆忆爷爷”

济能发秒速牛牛手机投注网站 2019/02/21 14:10

这是一位看上去很年轻的老头,头发梳得十分认真,没有一丝凌乱。岁月的沧桑掩饰不住一根根银丝般的白发,在黑发中夹杂。微微下陷的眼窝里,一双深褐色的眼眸,深邃而明亮,紫红色的脸膛显得神采奕奕。他的微信名字简单而暖心,美其名曰“忆忆爷爷”!

他的身影在整个矿区大院内随时,随处可见。变电所、洗煤场、机修厂,菜地……身着工作服,围着一台半旧的机器半蹲着身子,边讲解它的属性边示范,那股认真劲连小青年都自叹不如,手把手、言传身教的场景在矿区的每一个角落一幕接一幕!职工餐厅里,他拿出了自老家带来的煎饼和咸菜与大家一起分享、办公室里和情绪不稳定的职工谈心、班前会上跟职工推心置腹,语重心长地聊起了落陵精神。只见他目光底落,思绪似乎已经缓缓走进了那个自己曾经奋斗过的“根据地”……落陵煤矿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煤窑发展到现在的济宁能源,这是老一代人的骄傲和自豪。他经常说“当时的艰苦条件跟现在的条件相比,是未亲历的人无法想象的,工人爬着进入工作面先跪着扒出窝子来,支上柱子坐着攉煤。在今天这样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中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有担当的男人,为了家中的老人、妻儿,你有何理由不好好地工作?”

对我触动最大的一次是我爱人突发心脏病住院。1024号下午三点钟,爱人被推进手术室做心脏造影,医生嘱托,在无特殊情况下,病人一般半小时左右做完,请家属不要离开在手术室外等候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去了,还不见他出来......这时电话铃响了,是“忆忆爷爷”打来的,“小崔,王强怎么样了”,在别人认为很正常的一句问候,我的眼泪似乎找到了出口,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电话那头就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,安慰我说“我心脏也不好,他这么年轻怎么也比我这小老头的身体好吧!放心吧,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等他出院后我请他喝粥给他压压惊”,顿时我就破涕为笑,堵在心口的一口气得以释放。

就是这样一个老头,工作忙起来会十多天不回家一次,训起人来,大老远看到他就想躲,做起思想工作来,总让人感觉句句在理,心悦诚服。这个接地气的老头就是“忆忆爷爷”,就是我们金桥矿八百多名职工的带头人——李祥红。

金桥煤矿  崔艳红